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当前位置:首页 > 免费小说 >

谢丽依上官闵一妃天下小说在线全章节阅读

日期: 来源:收集作者:娇娃
精选热书《一妃天下》是来自娇娃著作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谢丽依上官闵,文中感情叙述细腻,情节跌宕起伏,却又顺畅自然。下面是简介:大明国,生活繁华,但是暗里却是潮水涌动。各大势力为了争夺荣华富贵、无上权力,进行着种种斗争。皇朝九五之尊,却是不明事理之人。几大家族被无辜席卷而入,成为战争之中的替罪羊。

《一妃天下》 第二十章 思考 免费试读

“看着那个刘柔音,如果发生了什么事,马上过来告诉我。”孙溪燕吩咐道。虽然知道刘柔音不是自己的对手,但孙溪燕不敢大意,尤其是现在,最关键的时刻,千万不能出现任何问题,否则将是功亏一篑。孙溪燕非常明白这个道理,所以特别小心。

“是。”喜梅应了一声,就出去了,刚走到门口,就听见……

“皇上驾到。”

“娘娘,你听见没有,皇上来了,皇上来了,金口玉言,果然是真的。”喜梅兴奋地说道。

“喊什么喊,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这个地方,皇上不可能不来。”孙溪燕非常自信地说道,懒懒地走了下来,说道,”扶着我吧,我要迎接皇上。”

喜梅觉得非常奇怪,刚才孙溪燕皇上非常着急的样子,怎么现在就变得不紧不慢了,而且是自信满满。虽然奇怪,也不敢多嘴多舌,走上前,扶着孙溪燕。看到孙溪燕的脸色,非常不好,非常憔悴,忍不住关心地说道:”娘娘,我看你还是打扮一下吧,你这个样子,实在是,实在是……让皇上看见了,肯定会不高兴的。”

“我要的就是这样,什么是我见犹怜,就是这个样子。既然是病入膏肓,就不能打扮,也没有时间打扮,你明白了吗?好了,我们走吧。”孙溪燕说着,就走了出去,刚走到门口,门就开了,周乾斌出现在自己面前。孙溪燕故作惊讶地”啊”了一声,然后急忙行礼,”臣妾见过皇上,臣妾不知道皇上前来,有失远迎,还请皇上见谅,臣妾实在是……”孙溪燕说着,闭着眼睛,向后倒了过去。喜梅本来想扶住她,可没有机会。幸亏周乾斌眼疾手快,扶住了孙溪燕,抱起她,走向床边。

站在门口的齐天泫看到这一幕也吓了一跳,孙溪燕是怎么回事,昨天还好好的,怎么今天就……看到喜梅的样子,恍然大悟,孙溪燕是故意的。孙溪燕却是非常聪明,居然想到了这样的办法吸引皇上的注意。聪明归聪明,可在齐天泫看来,孙溪燕的聪明非常可怕,让人觉得心惊胆战。孙溪燕怎么会变成现在这样,齐天泫想不明白,无奈地摇摇头,走到门口,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其实心里左右为难,想着各种事情,思绪万千。

周乾斌看着躺在床上、面容憔悴的孙溪燕,有些心疼,叹了口气,关心地问道:”怎么样,觉得好一点没有?”

“好多了,没什么事了,只是觉得有点晕。”孙溪燕睁开眼睛,缓缓地说道。看着周乾斌,面露愧色,”皇上,刚才臣妾没有做好,实在是臣妾的不对,希望皇上不要怪罪。”

“没什么的,这里没有别人,不打紧,你的身体要紧,就用不着那么多繁文缛节了,随意一点就好,朕不会在意的。”周乾斌体贴地说道,”昨天晚上朕听说你突然不舒服,非常不放心,本来想马上过来看看,可已经休息了,也不想劳师动众,所以就没有及时过来。今天忙完了朝廷大事,就马上过来了。怎么样,朕还是信守诺言吧。”

“多谢皇上关心,不管怎么样,只要皇上有这个心,臣妾就心满意足、别无他求了。”孙溪燕也非常温柔地说道,坐起来,靠在周乾斌怀里,接着说道,”其实昨天晚上臣妾也不想打扰皇上,实在是不知道怎么办,我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答应,按照规矩,那个时候根本不可能让太医过来,我非常着急。再说了,这么久没见到皇上,心里面非常想念,以为皇上把我忘了,诚惶诚恐的,大胆一回,就让人去看看,也看看皇上还记不记得臣妾。皇上虽然没有过来,但说的话,臣妾非常感动,马上让人去叫太医,既然是皇上的意思,他们没有拒绝,很快就来了,看了病,吃了药,也就舒服多了。我知道皇上公务繁忙,昨天晚上的话可能是随口一说,臣妾没有报什么希望,没想到皇上居然来了,实在是受宠若惊。皇上,来之前,您应该让人过来说一声,臣妾好好准备一下,要不然这个样子,臣妾怕皇上笑话。”

“有什么可笑话的,朕知道你身体不舒服,不愿意提前打扰你,所以就没有让人说,自己就过来了了,看到你这个样子,实在是不放心。”周乾斌说着,摇了摇头,拉着她的手,关切地问道,”怎么会突然这样,是着凉了吗?”

“可能是吧,臣妾也不知道,太医好像这么说,臣妾当时晕晕乎乎的,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应该是那样吧。”孙溪燕非常不确定地说道,抬起头看着周乾斌,接着说道,”前几天晚上,皇上没有过来,臣妾一个人无所事事,晚上的时候睡不着觉,就出去坐了一会,可能是这个原因吧。”孙溪燕根本就没有把周乾斌放在心上,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但为了让周乾斌相信自己,孙溪燕必须这样说。说完以后,看了看周乾斌,没有任何怀疑,看起来是相信自己了,孙溪燕松了一口气。低下头,靠在周乾斌身上。过了一会,听见一声叹息,然后是周乾斌的声音……

“朕并没有把你忘记,一直想来看看你,只不过公事繁忙,没有时间;再加上朕的病,需要吃药,所以这几天没有去任何地方,一直在宏芳宫。昨天晚上听说你不舒服了,非常担心,所以今天就过来看看。”周乾斌说着,顿了一下,接着说道,”今天是怎么回事,你病了,暮妃也不舒服了,是不是皇宫里面出了什么事?”

“什么,暮妃娘娘身体也不舒服了?”孙溪燕故作惊讶地抬起头看着周乾斌,紧张地问道,”本来臣妾早上想去看看暮妃娘娘,只是这个身体,实在是不允许,所以就没有去。但我让喜梅去给暮妃娘娘说一声,喜梅回来以后,就说了这件事,我也觉得非常奇怪。”

“暮妃的身体不好,朕早就知道了,也没有奇怪。只不过在一次看起来非常严重,居然跟内务府告了假,以前没有这样;而且今天朕想去看看她,居然不让见面,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仔细想想,实在是让人担心啊。”周乾斌说到这里,忍不住皱了皱眉头。

看到周乾斌如此关心张暮蕊,孙溪燕心里不是滋味,却什么也不能说,想了想,道:”居然有这样的事,看起来暮妃娘娘肯定是非常严重,皇上,你应该去看看她,才是啊。”

“朕也想这样,但暮妃不愿意,朕也不想打扰她,所以就没有去。”周乾斌苦恼地说道,”还是过几天吧,过几天去看看,也许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皇上说得对,暮妃娘娘的病真的让人非常担心,皇上是这样,臣妾也是这样,这么久以来,臣妾和暮妃娘娘情同姐妹,暮妃娘娘生了病,臣妾实在是放心不下,只可惜臣妾现在的身体,实在是不方便。”孙溪燕这样说着,似乎是非常痛苦的样子,想了想,接着说道,”这样吧,明天早上臣妾就过去看看。皇上去了,暮妃娘娘没有同意,可能是不方便,臣妾这个样子,应该没什么问题吧。臣妾去看看,严不严重,然后告诉皇上,也可以让皇上安心。不知道皇上意下如何?”

“算了吧,既然暮妃想休息一下,朕也不想打扰她,你也一样,就不要去了吧。”周乾斌摆了摆手,没有同意,这是孙溪燕意料之中,所以也没有说什么。周乾斌等了一会,见孙溪燕没有说话,知道她没有意见,于是就继续说道,”昨天晚上朕和暮妃商量了一下,三天以后,在宏芳宫举行一个家庭聚会,大家都过来坐坐,说说话,聊聊天。这些日子,朕公务繁忙,再加上身体不舒服,也没有和你们在一起,朕实在是过意不去,就想利用这个机会,看看你们。到时候你也去吧,大家在一起,也可以热闹一下。朕本来想让暮妃今天把这件事告诉你们,让你们好好准备,没想到她突然身体不舒服。这样吧,明天你去跟其他人说一下。”

“皇上,臣妾也已经听说过这件事了。今天早上臣妾让喜梅过去的时候,蓉儿姑娘就说了这件事,想必暮妃娘娘已经说了。”孙溪燕回答道,”只不过臣妾身份地位和别人不一样,这样的聚会,臣妾恐怕没有资格。所以臣妾还是不要去比较好。”

“朕今天是金口玉言,难道你还要推辞吗?”周乾斌故意板起脸,生气地说道,”朕早就说过,你和别人不一样,本来很早就想册封你,只不过一直没时间,实在是委屈你了。不过你等着吧,过不了多久,朕会册封你,让你成为贵人,这样的话就没有人再说什么了。”

“多谢皇上隆恩,皇上喜欢臣妾,臣妾感激不尽。地位身份,臣妾都不在乎,只希望在皇上身边陪王伴驾,臣妾就心满意足了。”孙溪燕说道,抬起头看着周乾斌,流着眼泪,看起来非常感动。过了一会,孙溪燕觉得时机成熟,该开门见山了,于是就说道,”这段时间,臣妾听说了一件事情,不知道是真是假,想问问皇上,不知道可不可以?”

“什么事情啊,想问就问吧,朕信得过你,说不定朕还想听听你的意见啊。”周乾斌笑着说道。

“既然皇上这么说,那臣妾就没有顾忌,开门见山了。”孙溪燕又看了看他,似乎没什么问题,所以才继续说道,”臣妾听说,皇上想让宁月宁大夫去给董钟董太师看病,不知道有没有这件事?”

“确有其事。”周乾斌点点头,说道,”董钟董太师这些年一直待在家里,年事已高,身体不好,却是个德高望重的人,朕希望他可以出来帮朕做事情,只可惜……董文盈提出这个要求,刚开始朕不同意,暮妃劝了半天,朕也觉得没什么不好的,也就同意了。怎么,你不愿意?”

“既然是皇上的意思,臣妾怎么可能不同意?”孙溪燕赶紧说道,”只不过,只不过现在臣妾的真实身份还没有几个人知道,而这个宁月非常清楚,如果这个人告诉了董太师,董贵人也就知道了,臣妾怕……”

“你不需要害怕,如果是这样,借此机会,开诚布公,也没什么不好的。”周乾斌无所谓地说道,”再说了,孙子贵是你的父亲,你入了宫,也可以算是合情合理,朕不在乎,没有人敢说什么。朕保护你,你还怕什么。”周乾斌说着,凑到孙溪燕身边,微笑着。

“臣妾知道皇上宠爱臣妾,皇上知道臣妾是逼不得已、万般无奈,才出此下策,皇上没有计较,反而一如既往,臣妾非常感激,所以惴惴不安,非常担心。再怎么说,也是欺君之罪,这么大的罪名,皇上可以不计较,其他人,尤其是看我不顺眼的人,怎么可能不计较,尤其是董贵人,这几***上没有去紫薇阁,看得出来,董贵人非常不满意,处处和我作对,这一次恐怕是另有目的,不得不防啊。”孙溪燕故意挑拨离间。

“你是说董文盈让宁月给董太师看病,是另有目的,事情没那么简单?”周乾斌问道,”是不是她已经知道了你的身份,所以才……”虽然表面上看不出什么,但周乾斌知道,这些女人为了自己,明争暗斗,乐此不疲,这似乎是一个规律,任何帝王都会遇到。

“这个臣妾就不知道了,刘柔音和董贵人走得非常近,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不知道有没有把这件事说出来,如果说出来了,后果可想而知。”孙溪燕回答道,并没有实话实说,可能觉得还没到时候。”皇上也知道,董太师和我父亲从来不和,如果知道了这件事,我父亲可能难逃一劫。我知道皇上看不惯我父亲的所作所为,可我希望皇上好好想想我原来说过的话,董太师可能和一些江湖人联合起来,图谋不轨。现在我父亲在这里,董太师还有所顾忌;如果我父亲倒了,董太师可能就没有顾忌了,会发生什么,可想而知。关于这些事情,我希望皇上仔细想想。”

“我想起来了,你好像说过,有人利用周乾原的名义,图谋不轨,董钟也有所参与。”周乾斌想起了这些话,就问道。看见孙溪燕点点头,自然就明白了。想了想,又问道,”你不是说这些人在皇宫里有一个内应吗,到底是谁,你查清楚没有?”

“还没有,臣妾这样的身份,有些事情恐怕不太容易,所以还没有清楚。”现在这个时候,当然不能实话实说,毕竟还没有证据确凿,如果说出来了,周乾斌肯定不会相信,张暮蕊的事情最好让周乾斌自己发现。这样想着,孙溪燕又有新的办法了。抬起头看见周乾斌有点生气的样子,急忙说道,”皇上,其实事情已经有点眉目了,臣妾也是心里有数。只不过事关重大,而且这个人身份特殊,如果不弄清楚,现在就说出来,很有可能打草惊蛇,适得其反。我觉得皇上可能也不想看到这样的事情发生吧。”

“话是这么说,可这些事一天不弄清楚,朕实在是寝食难安。”周乾斌说着,长叹一口气,低下头看着孙溪燕,问道,”你什么时候可以给朕一个结果?”

看来周乾斌非常着急,孙溪燕要的就是这个效果,故意想了想,才说道:”半个月时间,不知道皇上觉得怎么样?”

“好,朕就给你半个月时间。”周乾斌非常爽快地答应了,”半个月之后,朕希望有个结果,是好是坏,都无所谓,但必须有个结果。否则的话,朕是不会放过你和孙子贵的。孙溪燕,不错,这么长时间,朕是非常喜欢你,不仅仅是因为你非常漂亮,还有就是这件事。希望你不要让朕失望。”

“皇上放心,臣妾一定竭尽所能,尽快给皇上一个答案,让皇上可以高枕无忧。”孙溪燕赶紧说道,”那皇上能不能答应臣妾一个要求,在这件事结束之前,不要让宁月离开皇宫,不要让宁月去给董太师看病。”

“可这件事朕已经答应了,金口玉言,怎么可以改变?”周乾斌不满地说道,”再说,从表面上看起来,这两件事根本就没什么关系,朕觉得不用了。”

周乾斌突然改变主意,让孙溪燕措手不及,急忙说道:”难道臣妾刚才说的话,皇上还没有明白么?是的,这两件事好像是没什么关系,但皇上恐怕也不想节外生枝吧。”看了看周乾斌,似乎还有点犹豫,思量片刻,孙溪燕又说道,”我知道皇上舍不得董太师,我看不如这样,暂时不要答应,拖一段时间,如果最后看起来没什么问题了,就让宁月去看看。不知道皇上意下如何?所谓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董太师的身体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据我所知,早就是这样了,所以这件事不能着急,事情过去以后,再让宁月去看也是不迟。”

“你说的有道理,我也想看看董钟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好吧,就这样吧。”周乾斌点点头,答应了。突然想到什么,又皱起了眉头,说道,”这件事朕已经答应了,金口玉言,恐怕不好拒绝,你看这……”

“皇上不必着急,这些事情臣妾早就想到了。”孙溪燕赶紧说道,等了半天,就等这句话了,于是说道,”皇上这几天身体还没有好,还离不开宁大夫;而且暮妃娘娘的病,还需要有个好大夫。如果这样说,董贵人就没有办法再说什么了。而且还可以告诉她,半个月之后,就让宁月出去。董贵人是个明事理的人,皇上这样说了,也不可能无理取闹,你说是不是;再说了,半个月时间,对任何人都没问题。董贵人也不可能有任何异议。”

“果然是好办法,没想到你考虑的这么周到,朕实在是佩服。”周乾斌看着孙溪燕,皱了皱眉头,问道,”这是不是你的计划,是不是已经考虑很久了?”

“哪有啊,臣妾是看皇上犹犹豫豫,不知所措,臣妾非常不忍,突发奇想,才有了这样的办法。”孙溪燕急忙解释道,”如果皇上觉得不合适,可以不这样做。臣妾就是个小女子,头发长见识短,所以才想出这样的办法。请皇上不要放在心上,臣妾没别的意思,只是想帮帮皇上,仅此而已。”

“朕也没说什么,你何必那么害怕?”周乾斌看到孙溪燕的样子,忍不住笑了笑,说道,”不管怎么样,你的办法是个好办法,也许应该这样做,所以朕答应你,就这样吧。事成之后,朕绝不会亏待你。你实在是个聪明的人,和你父亲比起来,简直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如果你是个男的,朕肯定会好好地重用你,朕相信你比你父亲做得更好。只可惜你是个女人,不过可以留在后宫,如果朕有什么问题,还可以问问你,这也是一件好事,不是吗?”

“皇上谬赞了,臣妾只不过是一介女流,无德无能,只是有点小聪明,希望可以为皇上排忧解难。”孙溪燕故做谦虚地说道。

“行了,朕知道你对朕的一片情意,朕也不会亏待你的,答应你的事,一定是说话算数,绝不反悔。”周乾斌拍着孙溪燕的手,温柔地说道,”好了,时间也差不多了,朕也累了,我们休息吧。”

“好,臣妾为皇上更衣。”孙溪燕说着,坐了起来,帮周乾斌脱了衣服,看着周乾斌,妩媚一笑,躺在了周乾斌的怀里…….

聚合标签

最新文章

  • 谢丽依上官闵一妃天下小说在线全章节阅读

  • 精选热书《一妃天下》是来自娇娃著作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谢丽依上官闵,文中感情叙述细腻,情节跌宕起伏,却又顺畅自然。下面是简介:大明国,生活繁华,但是暗里却是潮水涌动。各大势力为了争夺...
  • 经典小说田园小厨娘-施落卫琮曦全文免费阅读

  • 经典美文《田园小厨娘》由著名作者三妖所编写的穿越架空风格的小说,男女主角是施落卫琮曦,小说文笔成熟,故事顺畅,阅读轻松。主要讲述穿越成宰相庶女的施落,还没过一天好日子,就被老皇帝赐给贬为庶人双腿残废的...
  • 来生我必不会爱你全集在线阅读 时沐遥厉墨尘小说免费看

  • 高质量小说《来生我必不会爱你》由著名作者多士喵最新创作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时沐遥厉墨尘,文中感情叙述细腻,情节跌宕起伏,却又顺畅自然。下面是简介:时沐遥爱厉墨尘,爱到把一颗真心捧在手上...
  • 宠妻-章节目录by暗恋彼岸花未删节全文阅读

  • 宠妻该小说的主角和配角叫沈琪墨璟泽,由暗恋彼岸花创作的一部十分精彩的古言小说,已上架有书阁。全文讲述了一道圣旨,把尚书府的三小姐赐婚给端王做正妃,按说一个尚书之女能当上端王的正妃那还真是天大的恩宠,但...
  • 且安一夏小说无弹窗全文阅读 席鹰年夏以安章节

  • 人气小说《且安一夏》是来自作者睡妮著作的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小说中的主人公是席鹰年夏以安,小说文笔超赞,没有纠缠不清的情感纠结。下面看精彩试读:五年前,一场精心设计的豪门盛宴,未婚夫伙同妹妹将她送给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