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当前位置:首页 > 免费小说 >

一生的真爱凌韵儿何翰宇小说免费试读

日期: 来源:收集作者:一澄几许
高质量小说《一生的真爱》由著名作者一澄几许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男女主角是凌韵儿何翰宇,小说文笔成熟,故事顺畅,阅读轻松。主要讲述他喜欢她,爱她,宠她,让她感受童话般的美好爱情,她认为自己找到了一生的真爱,她穿上美丽的婚纱,等待成为他的新娘,殊不知这场婚礼却已经悄然易主,她从幸福的巅峰跌入了令人嘲笑的深渊,而这一切皆源自当年那一句话.....她用自己的鲜血和伤痛偿还了他的仇怨而他却再也找不到拥有她时的那份快乐,他和她在真相大白时该何去何从?

《一生的真爱》 第十八章 钢琴曲 免费试读

订婚仪式开始了,主持人高声地宣布:“各位先生,各位女士,欢迎光临池城先生和陆淑媛女士的订婚宴,下面我们用最华丽的掌声请今天的主角池先生和陆女士上场致辞——

在雷鸣般的掌声中,富有独特的空灵与俊秀的池城和穿着白色的婚纱,珠光宝气的陆淑媛缓缓步入舞台中央。

美丽的身姿定格了,池城秀美的手指轻搭在胸腹间,顿顿嗓子,天籁般的声音在大厅散开:

“尊敬的各位长辈,同辈们,大家晚上好,今天我池城和我的未婚妻陆淑媛小姐,衷心地感谢各位来参加我们的订婚宴会,我们也会在各位的见证下永浴爱河,白头偕老,共度此生”

掌声,鲜花,美酒,夜光杯。

美丽的男主和女主款款深情地步入舞池,镁光灯如忠诚的粉丝随着它的偶像一般,追随随着他们的舞姿游走着。

舞台的一角,凌韵儿的琴声默契地伴着优美的舞姿响起来。

那琴声像柔美的海水汩汩流泻,时而委婉低沉,像久别的恋人互相倾诉,喁喁私语;时而清脆薄亮,像徐徐的清风拂过翠绿的竹林……

钢琴声似乎很远,遥不可及,又似乎很亲近,缭绕耳际

所有人的目光都循着琴声的发源地望去,只见——

点点凝萃的散光灯下,端坐舞台一隅的女孩仿佛圣洁的女神,又似不食人间烟火的天使,她精致的五官未施脂粉却依旧光彩照人,全身上下,没有任何配饰,却周身透着高雅的仙子之气。

台下陆淑媛的父亲陆之安,听见琴声后抬头迅疾抬头,之前,陆之安曾想请大手笔的乐队来助兴,但池城坚持要用钢琴曲取代乐队,他没想到池城居然找到了这样才色双全的琴师。

看着老公听得失神的样子,陆太太顾润雪悄悄在陆之安耳边说:“老公,你也被台上的美女吸引了吗?”

陆之安楞了片刻后对太太说:“你有没有感觉台上的琴师和咱远在美国的沁媛长的很像,尤其是眼睛?”

陆润雪掩面而笑说:“你呀,想沁媛想疯了吧,小心小女儿淑媛吃醋啊!”

“咳咳!两个女儿我都爱,做父亲的哪会不爱自己的女儿!”

搪塞过太太后,陆之安又悄悄看了看台上的女孩,神思开始了游移,二十多年前也有一位这样酷爱弹琴的女子,也曾琴声悠扬地打动了自己的心扉,可是好梦难成,琉璃易碎,终究是自己负了她。

看着碧玉似的女儿女婿,顾润雪脸上蔓延着浓浓的兴奋,她刚要跟老公分享女儿的快乐时,再次发现老公陆之安走神了,他还在定定地看着台上的女孩发呆呢!

顾润雪当即面露愠色,尽量压低尖厉的声音说:“之安,事情过去了那么多年,你还没有忘记凌潇然吗?她已经结婚生子了,我们对她也是仁至义尽了,为什么你还对她念念不忘呢!”顾润雪的眼前红了。

陆之安用大手覆上顾润雪的手,轻轻地按了按说:“对不起,以后不会了!”

聚合标签

最新文章

  • 一生的真爱凌韵儿何翰宇小说免费试读

  • 高质量小说《一生的真爱》由著名作者一澄几许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男女主角是凌韵儿何翰宇,小说文笔成熟,故事顺畅,阅读轻松。主要讲述他喜欢她,爱她,宠她,让她感受童话般的美好爱情,她认为自己找...
  • 神品狂医 主角陆晨林初音小说

  • 独家新书《神品狂医》是来自作者吃猫的鱼最新写的一本都市情感类型的小说,男女主角是陆晨林初音,书中主要塑造的女主形象也深得人心,全文主要讲述你问我这个赘婿会什么?其实我会的也不多,就是懂一些天文地理,药...
  • 顶级富家少爷白流苏韩三刀章节目录免费看

  • 小说主人公是白流苏韩三刀的小说叫做《顶级富家少爷》,这本书是作者佚名创作的都市风格的小说,小说文笔极佳,良心作品。下面看精彩段落试读:韩三刀:“只有你才能让我改变!”白流苏:“好,你就改变给我看看,我...
  • 祖传一把大砍刀更新 杨林杨承祖免费读

  • 人气小说《祖传一把大砍刀》是来自歪歪有点爽所编写的玄幻风格的小说,男女主角是杨林杨承祖,小说文笔成熟,故事顺畅,阅读轻松。主要讲述祖传一把大砍刀,种入灵台化灵根。自砍一刀升一级,砍他万刀化为仙。道体被...
  • 余生何处再寻欢叶欢钟寻小说免费试读

  • 小说角色名是叶欢钟寻的小说叫做《余生何处再寻欢》,这本书是作者夜紫微所编写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小说文笔极佳,良心作品。下面看精彩段落试读:她是他派去父亲身边监视父亲的妙龄女秘书,车震门女主,害他父亲...